最近的假日在搭捷運的時候,前面有一群人騷動與圍觀,我定睛一看,

      竟然是一個倒臥地板、身材健壯的中年人。他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地上,

      巧克力般褐色的臉龐,微微發黑。旁邊有一個年輕女子,不知所措的拉

      著他的手,還有一小群人圍觀在旁邊,沒人敢出手幫忙、相救。

      中年人、失去意識、臉色發黑……從前在醫院的訓練,讓我腦中瞬間像

      走馬燈般、跑過許多最常見的鑑別診斷,以及急救的步驟:確認反應呼吸,

      胸部按壓,打開呼吸道,人工呼吸……。

      想起從前在醫院中,學長姐或老師們,飛奔到危急的病人面前,動作快速

      的檢查病人生命徵象、準備器械……然後病人的情況,終於慢慢穩定、平

      復下來。我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血液,滾滾流動奔跑,像許多慷慨激昂的紅

      衣小旗兵,一一動員武裝。腳步也正想飛奔而去,腦中卻突然閃過最近有

      腦外科醫師救活了病人之後,卻被判賠三千萬的新聞。

      所有蠢蠢欲動、鼓舞激動的紅衣小旗兵,頓時像洩了氣的皮球,猶豫、又

      傷心失望的放下了長刀與武器,垂頭喪氣的低下了頭。

      我失落的、羞赧的、充滿罪惡感的,搭上了捷運手扶梯,往相反的方向離去。

      我看到我前方一排搭著手扶梯的人們,張著著急的眼睛,一道又一道猶豫的

      眼光,密集的、斜斜的穿過我的身體,投向那個人群聚集的方向。卻沒有人、

      敢衝下去救人與行動。

      我的眼光不敢回頭看,我害怕我體內那些蠢蠢欲動的紅衣小旗兵,又會激動

      的舉起了長刀、流動奔跑。然後卻又害怕的放下了武器。

      突然想起了一些往事,然後心裡酸酸的。

      我記起了還未進入大學前,在補習班上課。坐我旁邊的,是一個高我半個頭、

      瘦瘦又安靜的女生。她的字很秀氣,跟她的人一樣。

      我曾經問過她:「為什麼妳想當醫師呢?」

      她說:「我爸爸是醫師,在我小的時候,有一次跟他一起出門,路上遇到一

      起車禍,有人倒臥在血泊之中。我爸爸馬上從車上衝下去,到事故中央,喊著:

     『我是醫生!』眾多人潮頓時退開、讓出一條路,我看到爸爸的背影、和飄起

      來的衣服,鼓動著的風好像也在吹起湧動的勇氣、正義感與彩帶,我真的覺得

      好帥喔!」

      我充滿佩服又羨慕的說:「哇,真的是帥斃了耶!」

      弱不禁風又嬌柔的她,臉上有一絲憧憬的紅暈,包圍了她淡淡的幾顆褐色雀斑。

      她的眼色,也流露出淡淡粉紅的美麗期盼。

      我和她,後來終於都成為了當時在補習班時,夢想了千遍、萬遍的醫師,這個

      夢支撐了從前大部份無聊至極又難念的書籍與課業。

      我踏進了以前所夢想的未來土地,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卻成了一個怕事又

      膽小的醫師,而那個帥氣、衣服飄飄的畫面,漸漸快速往我記憶後方、急駛而

      去,退成一幅遙遠的夢、圖畫與電影情節。

      我不明白為什麼自詡正義的法律,要去嚴厲指責一位救人的醫師為殺人的兇手,

      至少這位醫師,有一顆善良、無所畏懼的、美麗的心。

      或許這樣的司法,才是真正的殺人兇手。

      它無聲又無形的,殺死了社會上原本醫師們會有的行醫救人的勇氣、殺死了每

      個搭上手扶梯離去的民眾澄澈的良心。它也殺死了那位倒在地上、無法得到即

      時急救的爸爸、殺死了在這位爸爸身邊不知所措的女兒的快樂、殺死了本來會

      有的一個完整的家庭,讓它被打碎的徹徹底底。

      熱情救人的勇氣與善良,出自於一顆天真、澄澈又美麗的心,它從來不會有錯!

      可是司法卻把它殺死了,我實在不知道,那這個社會還剩下什麼?

      或許是剩下,一個倒臥的爸爸、一個不知所措的女兒、一群圍觀卻不敢動手相

      救的民眾、一個錯身而過的膽小的醫師。

*******

      許多人說,網路串連真的有用嗎?

      從2012/3/26,成立醫勞盟粉絲頁以來,不到一個月,到現在已經迅速累積到

      11000名粉絲。

      我們一項一項完成好多事情,也正在寫改革成功的歷史。

      曾經有成員對我說,他有自信醫勞盟有98%機率會成功,我們需要您一起來幫忙,

      讓它變成100%!

      你的一個讚或一個回應、一點意見,都是一隻蝴蝶翅膀的拍動。擾動了空氣,

      長時間後可能導致遙遠的彼地,發生一場暴風雨。

      今年健保的滿意度,又創新高,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是因為有一群沒有勞基

      法、和合情理的法律,保障的血汗醫院和醫護人員,過勞、承擔高風險,所以造

      成五大科別醫師皆空、護士荒,醫療崩盤已經是現在進行式,需要您的關心。

      石崇良醫事處長,已經公開反對醫師納入歐美日本都落實的勞基法!但是,要有

      病人的安全、和醫療好的品質,先要落實一個人的基本人權價值,跟勞動的正

      義!我們就是因為沒有勞基法保障勞動人權,才會護士荒,才會醫師荒!只要政

      府宣告說,現在全台灣的護士、「完全」「落實」勞基法,全部可能就都回流了!

      包括醫師也是一樣!所以納入勞基法後,人力的問題反而會回流!

      已經有上次都更案,退出台北市政府人權委員會的律師,忍不住寫信給醫勞盟,

      主動要幫忙!

      醫療糾紛合理化以及去氾濫化,已經不斷被討論與推廣。

      已經有國會議員主動跟我們聯絡了,承諾發動努力改善各方面的醫療環境、以及

      台灣醫療勞動人權運動。

      已經有多家報章媒體、甚至天下雜誌已經主動聯絡,將會有醫師被採訪,只要多

      一個立法委員看到雜誌,就多一份改革修法的希望。

      已經有相關人權團體,主動聯絡與聲援。

      已經……。

      已經……。

      身在其中的你我,正在寫歷史!

      醫師自己要先團結,爭取未來行醫的勇氣。

      人民自己也要覺醒,保護醫師與護理人員,未來才有好的醫護人員救你。

      不要以為網路沒有用!現在所有的一些些成果,都是從一顆顆小種子開始的,都是

      因為您曾經做的一點點努力!

      一個人的聲音聽不到,一千人的聲音才會讓政府害怕。

      密切留意「醫勞盟」粉絲頁訊息,最近就會上街頭、遊行和採取一項一項的行動!

      阻擋醫護人權的官員,我們會讓他下台!

           「醫勞盟」: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TMAL】

https://www.facebook.com/TMAL119

創作者介紹

白袍Clarkの知識充電站

Clark 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