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octorvoice.org/viewtopic.php?f=229&t=63066&sid=6d484e618ce4f45bd710327c6e845580

我曾經在5個小時內,收容了206個急診病人,您們相信嗎?
話說53前的今天,金門發生八二三砲戰,當天下午六點半開始,匪砲猛烈轟擊金門(集中砲轟金防部),在2個小時內轟了6萬多發砲彈,八點半暫停後,國軍傷兵陸續送進醫院來,當年我是金門陸軍醫院的R1,是小嘍囉,所以被分配擔任最輕鬆卻最忙碌的驗傷工作(戰時臨時調整工作)。
所謂驗傷是對送進來的傷兵處理傷票工作,是第一關卡。每個傷兵身上都掛有一張傷票,如果是輕傷,我就把兩側紅邊撕掉,如果是中等傷,只撕掉一邊紅邊,如果是重傷,兩側紅邊不必撕掉。
按照戰争的處理傷兵原則,輕傷者最優先處理,讓他們可以早日回到戰場,第二優先是中等傷,重傷是留在最後處理,因為重傷容易死掉,如不死也回不了戰場。
優先處理與否,悠關生命關鍵,那麼誰優先處理,大權都掌握在我的手裡,但我只是小嘍囉,不敢給人家走方便門,大家都依照規定來。
本來輕傷者要優先處理,可是這個時候,國防部來了電話,命令優先搶救「極重傷」的三位副司令及参謀長,我心想,這幾個星星幾乎全身都打爛了,何必救他們呢?應該以輕傷者先救治才對,可是我是小嘍囉,不敢對國防部抗命(敵前抗命唯一死刑),結果重傷的高官死掉,輕傷的小兵也死掉,在43天的砲戰中,讓醫院的埋屍排充員兵(排長是臺大化學系畢業的預官)差一點過勞死。
在幾個小時內收了200多病人,那些傷兵都擺在大廳的磨石地板上,血流滿地,走路不小心就會滑倒,尤其那些來等待捐血的阿兵哥起碼上千人(當年沒有血庫),整個醫院亂成一團,沒有經過戰場的人,很難體會戰爭的惨况。
戰爭已過去了半世紀多,但我迄今仍常為那些不該死而犧牲的輕傷戰士而難過,如果他們地下有知,知道我們今天「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時,一定站起來破口大駡「馬你ㄍㄚ ㄅ一」。
我幾個小時內收容了二百多位急診病人,應該叫我第一名吧!

 

--

即使病人數相同,在戰場砲火下進行醫療
那種心理和肉體壓力更甚現代一般急診!
向大雅老仙ㄟ前輩致敬!!!

創作者介紹

白袍Clarkの知識充電站

Clark 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