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Voldemort (一葉飄然煙雨中)
標題  給學弟妹的信 - 關於態度
時間  Mon May 18 17:59:38 2009
───────────────────────────────────────

在醫院學習的三年當中,我很深刻的體驗到態度的重要。

當我們在嘆台大一年不如一年的時候,先讓我們來看看哈佛的醫學生是怎麼學習的。

我在麻州總醫院一般外科見習的時候,每天早上五點半要到醫院報到,因為查房六點
準時開始。如果是哈佛的醫學生就要更早到了,因為他們需要照顧病人,在六點前,
所有的progress note都要寫完。所以他們通常清晨三點多左右就要到醫院。
外科的progress note絕對不是在打混仗,他們都按照病歷寫作的要點好好的寫,平均都有
一面的篇幅。後來美國通過了工作時數限制的規範,他們把note留在查房的時候寫,
但是還是要看病人,抄lab data,所以他們大約四點多到醫院。
外科的生活很緊湊,開刀開到五六點還要再查一輪房,等到可以回家的時候,也差不多是
晚上七八點了。有一天,帶我的R4問我對於工作時數限制的看法,我說合理啊,因為
醫生沒睡飽容易犯錯。她跟我說,那一點都不好,如果一週規定只能工作八十個小時,
那麼有八十六個小時的時間你都不知道你的病人發生了甚麼事。她說,她R1的時候,
曾經在醫院待了148小時過。
我有一次跟帶我的R1一起值班。她事必躬親,從來不會沒看過病人就在電話裡給order。
護士跟他說病人的傷口在oozing,她一樣帶著所有的東西親自去換藥,即使那傷口滲出
來的血真的非常的少。她說,看傷口的變化本來就是外科醫師的責任。病人喘了,她不是
給了利尿劑就走人,而是待到病人的狀況穩定了才走。一整個晚上我們跑來跑去,最後只
睡了三個小時。隔天早上,R4看到她,聽說她睡了三個小時,她還開玩笑說,我以為
R1是不准睡覺的!
我在外科見習結束時,我的R4告訴我,我和美國的醫學生比起來不夠積極。
他們通常都會主動的問他們可以做甚麼,拼命的找事情給自己做,而不是被動的等老師
或是學長姐分配工作給他們做。

在MGH的放射科時,我也受到了很大的震撼。有一次,我和R1在看CT時看到直腸裡有個很
亮的東西。我問他那是甚麼,他說他不是很確定。這個直腸裡的東西和那個病人的狀況
其實不是很有關係,但是他並沒有把這個問題擱在一旁,而是把電話拿起來打到護理站
找照顧這個病人的醫師。醫師找不到,他又要求要找護士。接電話的人說那護士正在忙,
他就用嚴厲的口氣跟他說,這是跟病人相關的事情,他非得跟他說話不可,請她過來聽。
結果,那是一個rectal temperature probe。
那位R1跟我說,放射科醫師要對自己的報告負責。不確定的,就一定要搞到你確定為止。

另外一件讓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是,有一次放射科的晨會時,一位非常資深的教授花了好幾
分鍾的時間跟大家講他一個診斷錯的case,用意是希望年輕的醫師不要再犯一樣的錯。
我深深的敬佩他,因為他重視真理和教育勝過個人的名譽。

我在MGH受到了很大的刺激。MGH的優秀,不只在於他們有聰明的人,更在於他們有很認真
的人。我很慚愧,我認真的程度跟他們完全不能比。

我們有時候會怪老師沒有好好教我們,但是,我們學的夠認真嗎?

我大一到大四的時候不太愛念書,因為總是找不到動力。但是當我進入臨床,甚至是到
MGH之後,我的態度有了改變。我知道原來我跟國外的學生差那麼多,不認真不行了。

我不敢說我是多麼好的學生,但是我至少做到一件事,寫note從來不馬虎。
我知道沒有學長在看,沒有老師在改,但是這是我對自己的一個要求。我知道寫好病歷
是基本的訓練。寫出有邏輯的病歷,不只代表你了解病人的問題,也代表你能把你的病人
的問題呈現出來給其他的醫師知道。我在小兒科ICU的時候照顧到一個肝衰竭的病人,
他的問題非常多,而且病情惡化也非常快。每天我都寫了至少兩面的progress note,
在看病人,寫note的過程當中,我對病人的狀況非常的熟悉,也學到非常多東西。

大五的時候,因為謝炎堯教授跟我們說眼底檢查是physical exam不可或缺的一環,我
也去買了個眼底鏡。大七的時候,我有一個病人因為CAPD infection入院,她有
有Raynaud phenomenon,我很好奇,因為我從書上看到眼底鏡其實也可以拿來做
capillary microscopy,於是我到檢醫科借了一小瓶顯微鏡油,滴在病人的指甲上檢查,
結果我看到了很特別的finding,和systemic sclerosis相符合。我幫她照會了
風濕免疫科的醫師,做了正式的檢查,的確和我的觀察符合,也因此找到困擾她許久的
問題的答案。

我寫note的習慣即使在當兵做醫官的時候也沒有鬆懈過。
即使是來看感冒的,我一樣會把病歷依照SOAP寫好。留在醫務所打點滴的,每一小時
就會寫一次progress note。有時候我會因為這樣早餐從六點的時候吃了一口,下一口
竟然已經是十點了。如果有阿兵哥的問題比較特別需要到大醫院就醫,而我沒有辦法陪
,我一定會寫一面病歷讓他帶著去醫院給醫師看。所以,我在當兵的時候,我還是有在
精進我的看診技術的。我曾經靠聽診抓出一個非典型肺炎的case,也解決過一個很多皮膚
科醫師跟風濕免疫科的醫師都看不懂的case(仔細review藥物史,發現其實是藥物過敏。)

我覺得,積極的學習態度讓我在即使沒有老師教導的狀況下一樣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我知道還有很多同學比我優秀比我認真,也因此,我更警惕自己不可以懈怠。

有時候我們會笑稱台大是寶山醫院,進去了,有時候會空手而回。
但是如果我們可以改變自己的態度,我想,還是可以滿載而歸的,和學弟妹共勉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白袍Clarkの知識充電站

Clark 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